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薇安的天空

守护这一份纯净,始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杜普雷与《殇》  

2013-05-03 14:00:08|  分类: 仙乐飘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

杜普雷与《殇》 - 静静听海 - 薇安的天空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杜普雷从十六岁首次在公众面前举办独奏音乐会,到二十八岁风华正茂,却由于患上肌肉硬化症,不得不放弃大提琴,她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不过短短十年,她的大提琴生涯亦在三十岁前就结束了。但她戏剧化的一生,却比小说更曲折,比电影更精彩。 

     杜普雷的前半生在鲜花与掌声中渡过。她早早便出了名,长得虽算不上标致,但因为她生性活泼幽默,使她看起来也魅力倍增。年轻,漂亮,赞誉和奖项又包围着她,每一个与她合作的年轻音乐家都与她坠入爱河,杜普雷不受保守的礼教束缚,男友一个接一个,还酷爱讲黄色笑话。最终与她共结连理的,是年轻的钢琴家兼指挥家Daniel Barenboim(丹尼.巴伦波尔)。这个巴伦波尔也绝不是吃闲饭的料,他十二岁就曾在伦敦首次公演,一气呵成连奏八场弹遍贝多芬所有二十四首奏鸣曲,整个伦敦被这个记忆力与表达力惊人的神童所震撼。稍晚他亦展示出他的指挥才华,曾经担任芝加哥交响乐团的常驻指挥数年。杜普雷与巴伦波尔这对情侣,一时成为当时音乐界真正的一对金童玉女。杜普雷更为了要与身为犹太人的巴伦波尔结婚,顶着父亲的强力反对,退出了从出生信奉到结婚的天主教,又特地跑到耶路撒冷接受了犹太教的洗礼。随后杜普雷与巴伦波尔夫妻档四处巡演,而他们在音乐风格上的互补,让他们的合作受到了乐界的好评。

       然而杜普雷的后半生却只有痛苦与煎熬,所有荣誉光环都弃她而去,所剩下的不过是一朵迅速枯萎凋零的鲜花。肌肉硬化症直到现在依然是一种无药可医的绝症,并且患者对自己的身体会逐渐丧失控制能力,从病变到去世,下场十分惨淡。也许杜普雷的身上很早就出现了肌肉硬化症的预兆,只是她不知晓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当她在一次公演的时候,发现她自己无法握紧提琴拉弦时,被震惊的不只是她自己。从此她的病情迅速恶化,很快就丧失了拉琴的能力,对于她这样一直生活在音乐的世界里的人而言,不能拉琴就代表失去了一切。据她的亲人记载,杜普雷自从不能拉琴后个性变得十分怪异,常常对身边的人冷嘲热讽,她的丈夫巴伦波尔又在不久后前往巴黎工作。事实上杜普雷早在病发前就已和丹尼.巴伦波尔闹翻,也许公众多半会对患病的杜普雷抱有同情,事实上则是杜普雷自己任性的与巴伦波尔分居,她自小就养成骄傲跋扈的个性,家人因为她独人的天赋亦很纵容她。直至她患病后,她的这一特性变本加厉,给身边的人带来了很深的伤害。丹尼.巴伦波尔虽然后来在巴黎又自组了家庭,但一切始终瞒着杜普雷进行,他也始终坚持一周一次飞回英国探望她。再反观杜普雷病前对他的态度,这位委屈求全的钢琴家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杜普雷的琴声,较之卡萨斯等其他大提琴家,少圆润而显干涩,听起来有一点像中国人的二胡,这是她琴声的特色。因而特别适合演绎悲烈苦涩的曲目,加上埃尔加又是英国不多的本土作曲家,而演奏家在演奏自己祖国的作品时总会诠释得格外传神(好比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华尔兹,鲁摈斯坦的肖邦),由此她的埃尔加协奏曲被列为经典也不足为奇了。我对杜普雷本人的兴趣,向来是比对她的演奏的兴趣更大。今年四月,丹尼.巴伦波尔来维也纳重演连续演奏24首贝多芬奏鸣曲的盛况,白咬竟是因为他杜普雷前夫的身份而去看了四场。再看如今的巴伦波尔,已经两鬓银发,西装衬衫遮掩不住摇摇欲坠的啤酒肚,当年那个一头黑卷发,瘦而英挺的年轻人,早已寻不到踪影,果真是岁月不饶人啊。


      马友友说:“她的演奏像是要跳出唱片向你扑来一样。,她是一个非常自然的演奏者,她手中的音乐永远是随心而动的。因此,她的每一张唱片都是一种全新的音乐旅程。”
      杜普雷的老师说:“她有些地方笨手笨脚,有些地方却优雅动人,她很容易就把人迷得神魂颠倒。”
小提琴家彼得.汤玛斯说:“她完全沉浸在音乐里,我从来不觉得她有什么野心。”
杜普雷曾经的情人说:“我对她一见钟情,她率直,不会矫揉造作,她的心态有些复杂,但她对此非常坦诚。”
匈牙利大提琴家斯塔克第一次听她弹奏时说:“象她这样把所有复杂矛盾的感情都投入到大提琴里去演奏,恐怕根本就活不长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



      我想在她42岁因癌症而辞世的时候,斯塔克一定很后悔说过这样的话,这样的不幸言中,对一个正在音乐顶峰徜徉的提琴家而言,情以何堪。

      真正开始了解杜普雷是因为那部叫做《她比烟花寂寞》的电影,关于对那部电影的争议,已经被大家说得太多。故事中那个天赋超群性格乖张的JACKIE到底有几分背离了真实的杜普雷,抑或在她的生命力果真蕴含和积压了那许多的爱恨情仇?对于这样一个音乐家,也许任何的文字与意象都只是一种误读,不多说了,听琴吧。

 注:本篇博文摘自百度,谨以此献给所有为艺术献身的人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3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