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薇安的天空

守护这一份纯净,始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床单 旧床单  

2013-09-26 08:59:07|  分类: 一地鸡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

    


        认床 - 静静听海 - 薇安的天空

    

    书上说,认床的人内心缺乏安全感。细究一下,我也算是个认床的人,真的羡慕到哪儿都能倒头即睡的人,而我,应该永远都不是。


    海边小屋装修毕,先后去了几次,最后一次再去的时候,小屋里已经没有明显甲醛和墙漆的味道。白色的厨卫,褐色的地板,米色的窗帘,很妥帖,一如我想象的模样。床和桌子是制定的吉林森工板式家具,朴素安稳,一点轻微的设计感。收拾好屋子,我立即铺上了富安娜里买来的床品,淡米黄色,高支纯棉,素色,没有任何花纹图案。仿佛是家的样子了。可心却依旧不安。定定神,喘口气,打开史密斯滤水器,煮了一壶开水,然后找个纸杯,给自己泡了一杯浮红。还是不行,心里空落落的。我真的无法在这里安静下来。实在呆不住了,便急急的冲到楼下的花园里,仿佛闻着青草的气息,才能定定地喘口气。

    这里的一切都太新了。床太新,床单也是。 


    忆起夏天在韩国的日子, 新新旧旧的旅馆换了好几间。可最让人安心的是济州岛那间最老旧的。平常的大床房,屋子是灰绿色的调子,家具颜色暗沉,看起来年代久远,第一眼感觉,真的不好。  可是当我一躺上这张旧床,就立刻爱上了它。旧旧的米白色床单,没有用荧光剂和漂白粉,很软,温馨,洁净,出乎意外的让人心安,令我想起孩子小时候做尿布用的旧床单。走进卫生间,发现这里的手纸也是一派本白色的旧日模样。想象着这家的店主应该是一个守旧的中年妇人吧,脸上漾着与世无争的笑,一定是的。胡思乱想一番,我安心了,很快睡着,一觉至天光大亮。

   

   记得刚到董事会办公室工作时,常常出差,也常常认床。再累的旅途,也不够让我酣睡一晚,每次住旅馆,最挑的,就是枕头的软硬高低,还有就是床单了。浆洗过的漂白的床单很是常见,但总嫌它不够软和妥帖。一番辗转反侧之后,无聊坐起看书,挨到眼皮打架,才昏昏睡去。后来再出差时学乖了,一定带一套最旧的棉睡衣,裹着它,骗自己还在家里呢,仿佛就容易熟睡一些了。


    依旧是一个对远方有好奇和向往的人,依旧期盼碰到新的人,好玩的事。 但最最内里的一层,却希望它是旧旧的,老老的,老得让你眯起眼打瞌睡的那种。比如,一个老朋友,一本旧相册,一个旧同事,一间老屋,一张旧床,一条旧床单。在一切旧的里面,你很容易就找到生活的坐标,也很快找到自己。他们构成你内在的保护层,让你不再焦虑不安。

   那些似曾相识的味道,会让人在动荡中感到一些些微微的心安,一些些微微的妥帖。是一种心灵的安放。

 

   

   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7)| 评论(5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