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薇安的天空

守护这一份纯净,始终

 
 
 
 
 
 

关于爱情

2018-6-21 15:40:34 阅读296 评论18 212018/06 June21

那些浮在水面上的文字,最终会被时间带走。一切都是片刻的停留而已。而我努力要做的,就是打开自己的心,让最真实的最厚重的一面呈现出来。



薄阴天。女友带来整整一大袋陈皮。她说是上海蜜饯厂的老产品,产量极少。尝了尝,裹着厚厚甘草的陈皮,滋味果然不一般。

近期她始终处于极度愤怒,不安和颓丧中。对理想生活的一厢情愿,被争吵,暴力和背叛所毁灭。但事出有因,原本就不该强人所难,向不爱她的人讨要爱情。事已至此,只有慢慢收拾残局。

也想给身处情感困境的她一些劝慰,但最后,更多的,只是倾听而已。 没有谁,够资格做别人的人生导师,大部分情况是,在别人身上,照见的也是自己的无明。

一些执念的打破,最终需要自己的彻悟,唯其如此,才能打破命运的循环。

午后跟她去看电影——《昼颜》。一部关于爱情、背叛和毁灭的故事。电影色调阴郁,故事哀伤,结局残忍。她不断哭泣,说仿佛看到自己。

影片中关于自然的画面十分动人。清溪流萤,繁星映照的山林,还是美到无言。日本乡野特有清丽和故事的残忍对比鲜明。

很多的爱情,开始时就注定了悲剧的结果,但为了点滴的欢愉,人总是会不顾一切。

想起另一个朋友说过,爱是一种伤害。果然。



喜欢旧物。一条暗红的真丝砂洗裤,一件棉质灰色t恤,旧得没了骨气,是皮肤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也与故人保持联络,昨天在微信里跟他说,时过境迁,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,离开你后

作者  | 2018-6-21 15:40:34 | 阅读(296) |评论(18) | 阅读全文>>

嘀嗒司机老吴

2018-6-7 15:29:45 阅读194 评论20 72018/06 June7

“昨天真是胸闷啊!”一上嘀嗒拼车,老吴就跟我抱怨起来。原来昨天校友会,同学们都批评他,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,连房子也没给孩子置办下。

  老吴50多岁,矮小瘦弱,是一家物业公司工程部的小头头,多次搭乘他的拼车,成了我的老搭档了。他说起话来客气又温和,但眉宇间总有一股疲乏之色,好像受尽了别人欺负,眼神也总透着一种无奈和茫然。

老吴耳背,话却不少,据他自己说,耳朵也是玩乐队给弄坏的。他最爱跟我聊的就是音乐。“弄晓得张行伐?他那时跟我们一起玩的。“这时候的他,是最放松和得意的。

       一路同行,他很少聊家庭,更少谈及他儿子,好像总有难言之隐。只听他说过一句,儿子在一家外国银行做事,29了,也没谈女朋友。原因么也简单,没房子。不想谈,也不敢谈。

    “哎,错过了呀。早年嘛,想想父母那里总归还算有一套,等年纪大了,让他们跟我住,腾出房子来,就可以给儿子结婚了。可眼下,二老身体很好,也不想我照顾,所以。。”

     “那你没想过买房子?”

     “ 其实原来还有一套使用权房子,后来,我在报上看到,使用权房子马上不能买卖了,我胆小啊,赶紧卖了,拿到4万块。谁知这消息也不准,如今房价一直涨,我一直也跟不上。”

     “那你现在还可以在上海近郊给他买一个小房,替他付首付,这样,也算了了一个心愿。”

作者  | 2018-6-7 15:29:45 | 阅读(194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那个背影

2018-6-3 19:05:15 阅读296 评论30 32018/06 June3

“安福路有上海最好的话剧院,最好吃的印度拉茶。你过来吧。”小志在微信里这样说。仿佛她是这个城市的主人,而我倒是一个居无定所的背包客。

     “你住在哪个民宿?我来看你吧?”

“ 不用不用,你到咖啡馆即可。我住的民宿,只有一张床,一面镜子,连洗漱和厕所都没有。”她回。

初冬的咖啡馆,坐满了bruch的人们。我们点了两个三明治,两杯拉茶。印度拉茶有生姜的微微辛辣,咖啡的苦香和牛奶的甜美,混合起来十分好喝,令我无端联想起印度的炙热天气和混杂街景。

她坐在我对面的小小座位上,修长的身体窝在里面有点不自在,身上是一件针脚不平的黑色羊皮风衣,里面是白色帆布连体衣裤。这个搭配有种怪异和突出的美感。

”哈,难道是邮船上的水手服吗?”我笑说。

“对啊,我买的。”她刚从歌诗达邮轮下来,是一名邮轮摄影师。

“受够了,五个月没有踏实踩在陆地上的感觉。很多人晕船,失眠。我倒还好。”她淡然一笑,憋不住烟瘾时,就在门口的阳光下,抽一支七星。

“你怎么谋生?就靠摄影的一点收入?”

“  那不行!我在上面推销莱卡照相机。几乎是用强迫。”她笑得大声,笑里面带着点酸涩。

“有人问我怎么拍照?我就说,来我教你,不过你把银行卡先刷了。。然后哈哈,”

小志是我青年时代很好的一个朋友。恋爱受挫,婚姻失败,家族生意没落,随后她开始了边打工,边旅行的背包客生涯。也许是同样射手的个性,也许是对宗教哲学的共同兴趣,我们即便数月失联,却也能保持默契。

作者  | 2018-6-3 19:05:15 | 阅读(296) |评论(30) | 阅读全文>>

此中真意

2018-6-1 15:01:20 阅读246 评论25 12018/06 June1

阴雨天。

下班时,小风送来江刀和白水鱼。这孩子大手笔,整整一箱的刀鱼让我如何消化得了。只有暂时置入冰箱,等待有缘的朋友拜访时,再做个顺水人情了。

很久没有做饭了。小风很自然地跟我说,老师,鱼很新鲜,不出去吃饭了,我来做饭吧。橄榄油煎的白水鱼,偷尝一口,肉质细嫩,滋味鲜甜。胡萝卜和香菇煸炒,色彩惊艳浓郁,还有白灼西兰花,看起来火候也刚刚好。小风的刀工和口味都有独到之处,我开玩笑,早年你这么皮,从来不好好念书,原来是当大厨的料。

一顿饭吃得兴味盎然,聊起来各自天马行空,偶有交集,则彼此袒露心声,毫无顾忌,已经完全不是当年令人拘谨的师生关系,是不常相见却熟稔至极的老友。

入夜时小风驾车离开,一个人坐在书桌前,喝茶,听乐,一时竟想不起我们聊了些什么,也确实没聊什么,但似乎又什么都聊了。

这些日子,跟老友见面的次数频繁,也随意。那天畅儿来访,也是坐在家里的餐桌边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,毫无主题,信马由缰。聊到近期好久没有关注油画,两人一时兴起,到附近的艺术园区走了一遭。

随意步入的工作室,放着几幅人物画,人物造型准确鲜明,充满个性,画面饱满,充满张力,色调处理也很好,令我们不由驻足。和画家做了深度畅谈,从陈逸飞,陈丹青,一直聊到周春芽,冷军,王亚彬,从当代油画的思想性,一直到青年画家作品的收藏价值。

暮色映照画室的高高天窗,在墙壁落下唯美的阴影,我们这才如梦初醒般起身告辞,内心无比愉悦。一次平常的邂逅,也有老朋友一样的心灵契合。是意外的欢喜。

越来越喜欢这种不刻意,不执着,零负担的

作者  | 2018-6-1 15:01:20 | 阅读(246) |评论(25) | 阅读全文>>

香水有忆

2018-2-8 16:08:04 阅读410 评论29 82018/02 Feb8

最早的香水记忆来自童年。

闷热难当的夏日午后,妈妈总会端一盆温水,里面撒上几滴花露水,然后用沾湿的毛巾把大小睡席全部擦上一边,嘱咐我赶紧午睡。经过擦洗的凉席,散发阵阵清冽的香气,是童年充满汗水气息的暑期里少有的美妙记忆。

过了很多年我才知道,那花露水,严格来说并不是香水,但我有关香水的启蒙,真的就是从那样的夏天,那样的午后开始的。

我的第一瓶香水,是初恋男友送给我的。那时刚上大二,跟那些寅吃卯粮的穷学生一样,午餐时刻,他常常在食堂门口借饭票,根本没有闲钱买礼物。有一天去汉口闲逛,路过百货店时,他让我在门口等他,自己挤进人群。等了很久,才满头大汗从柜台挤出来,他慢慢从夹克衫的内袋里掏出一瓶古龙水,结结巴巴地说,“第一次买香水,都是女人,都是女人。”

那是一瓶非常普通的古龙水。还记得它海洋般宽广疏朗的味道,夹带着松树特有的气息,还有丝丝淡淡的烟草味,一种复杂又单纯的男人味道,带给我整个少女时代特别的情绪记忆。

以后工作成家,忙于繁杂琐事中,直到换了工作岗位,生活才渐渐有了闲适。在董事会工作的日子,跟各路大神工作交往,衣香鬓影间,见识不少特别的香水味。因为香味,又辨识很多神人,闻香识人,不算虚言。

我的香水大多为友人赠送,唯一买过的,是一瓶意大利男香。那是在一个留日回来的小男生开的日杂店。繁忙的工作午间,我常去喝茶聊天,一来二去,成了那里的熟客。小男生是个乐观坚强的人,在日本靠刷马桶勤工俭学读完设计专业。他独特的审美,优雅的店铺陈列,广博的美学知识,让小店有了很多粉丝。那天一眼在货架上相中那个朴素的香

作者  | 2018-2-8 16:08:04 | 阅读(410) |评论(29) | 阅读全文>>

真丝女人

2017-7-11 10:14:28 阅读904 评论37 112017/07 July11

雨天,在楼下的小店试试新到的夏装。很久没入新装了,挑了一件真丝双绉长袖衬衣,素白的底子,墨绿的竹子洒满前身。

这是个穿真丝的季节,自然便想起那些真丝般的上海女人。

记得二十几岁刚入职时,办公室有一位名叫晓玉的上海女子。第一次见到她,是她刚刚休好产假回来的第一个工作日。部门正开着会,只见一朵鹅黄带着馨香从门口飘进来。

她身穿鹅黄毛衣,灰色羊毛一步裙,长发卷曲,脸颊粉粉,腰肢纤柔,一双五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妥妥帖帖的,像长在脚上似的精致。其实,她远远谈不到漂亮,却总是笑意盈盈、轻声细语,举手投足间,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柔媚,而那柔媚又不是刻意的,让人抓不住,摸不到。用一个词形容她,就是如沐春风。这让我这个刚入职的小菜鸟倾慕不已。这可是我那个北方军人出身的妈妈难以给予的。后来又听同事说起她的家世,原来是书香门第,自己又是名牌大学毕业,果然是有一番别样的味道呢。

我们常在一起聊天,她第一次跟我说起《新民晚报》,还有那个知名的生活随笔栏目——夜光杯。她向我推荐上海本土优秀的女作家,比如王安忆,潘向黎,朱蕊,说,可以多看多写,投投稿也无所谓啊。说起来,我的第一篇不成样子的小随笔,就是发表在《新民晚报》的女性栏目里,应该也有她潜移默化的影响 。

有时下了班,她就带我去她家小小的家,做好吃的糖醋小排和罗宋汤给我吃。我把她教的方子抄在本子上,保存了好久。

周末时,我会跟晓玉一起逛街。记得那个夏天,上海大街小巷开始流行真丝,不管是纤柔少女还是风韵少妇,甚或堂堂男子,白发老者,身上都是飘飘荡荡的各色真丝面料服饰,蔚为可观。

作者  | 2017-7-11 10:14:28 | 阅读(904) |评论(37) | 阅读全文>>

梅子雨时

2017-6-21 16:44:27 阅读724 评论40 212017/06 June21

梅雨。

心情有点沉闷,甚至压抑。估计需要些时日,才能适应这样低气压的潮湿。

早晨出门,特意挑了蓝灰色的麻质上衣和藏蓝的布裙,搭配白色球鞋,白色布袋。这样的日子,最适合穿棉麻质地的衣服,吸湿,松爽。

下班时转到街角,去新开的小店瞧瞧。店里商品只有四种。水果、酸奶、蔬菜和鲜花。而这四样又恰恰是日常采买时我最喜欢的。

小小店堂,西瓜,圣女果,白兰瓜摆放整齐,打眼望去,就是饱含生命的样子。冷藏柜上酸奶品种很多,挑了一种冰激凌酸奶,直觉它的口味一定细腻滑润。

心情愉快地买了花。一朵硕大的蓝色绣球,还有紫色睡莲一打。新店员在里间打包好久,才慢慢走出来,满脸歉疚地捧着包好的花递给我:“姐姐,不好意思,花包得太丑了,不要骂我哦。”

回到家,打开灯。屋子里因为下雨而显得幽暗,但因此,也更显出一种深深的,浸入骨头的静谧。

找了花器,注水,修剪,插花。绣球形状完美饱满,有一种梦幻般的清新色彩。睡莲色调略深,花苞紧裹,静默如迷。唯一展颜的一朵,则香气优雅淡远,只有静下心来才可以慢慢感受,想起朱自清的那句妙语,“仿佛高楼上渺茫的歌声”似的。

锅里炖了木耳绿豆百合汤,打算就着馒头,当晚餐。很简单,简单到没滋味。可是这无滋无味里,又包含了无限滋味,可以甘之如饴地吃上很多遍。

近期没有大量采购,仅仅入了朋友烧制的几件陶瓷器,可是加上瓶花,水果,茶具,书籍杂志,房间还是显得过于丰富了。假如屋子是一个人的话,他一定觉得此刻有点消化不良。

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囤积物品是一种生存的

作者  | 2017-6-21 16:44:27 | 阅读(724) |评论(40) | 阅读全文>>

赠你一只美人杯

2017-6-9 13:09:38 阅读554 评论51 92017/06 June9

若晗从景德镇寄来一只甜白釉美人杯。

这只美人杯,是若晗一年前跟我的约定。那日有朋友在家里品茶,洗杯时手滑,不小心打碎一只,让我心疼不已。忍不住跟若晗在微信里抱怨,若晗说,你等着,我正在调制釉色,尝试再烧一次。等烧制成功了,一定再送你。

美人杯外观简洁,无贴花手绘之点缀,但细细观之,外釉细腻如和田白玉,微微的甜美,内釉光泽如黑色海珠,两相映衬,节制内敛,温厚纯净。从棕色的麻布方盒中取出,握在手里,仿佛美人在侧,冰肌玉骨,有暗香浮动。

四年前,我们在景德镇的明清园初次相识,一面之缘,却一见如故。若晗是湖南大学高材生,典型理工男,却手握律师证和注册会计师证,外表朴素,似不善言辞,但细细交谈,就能感受他深厚的国学底子和文学素养。他那时还是一家陶瓷公司的总策划,工作繁忙。记得那顿饭吃得匆忙,但景德镇的特色菜却悉数奉上,让我感到浓浓的湘人情怀。

景德镇是一个烟火气和艺术氛围糅杂的城市。混乱不堪的街市转角,忽然会跳脱出一间间明静的陶艺工作室。里面绿植幽然,香氛沉静,茶桌后面每每坐着气质脱俗的女子,让我暗自惊艳一把。

我去工厂看匠人们手工拉坯,修坯、利坯。看电气窑里,陶瓷的烧制过程。也会去周末的集市兜兜转转。陶院的学生们在木桌上摆上自己的作品,然后羞涩地站在一旁,这让我心生柔软。记得那次买了一个影青茶杯,还有竹制茶则,算是对他们的小小支持。

若晗那时的事业并不如意,与公司老板在公司文化和战略上有颇多分歧,产生不少摩擦。可是,因为家里孩子还小,生活压力巨大,加之自身资源还不够,不能脱身做自己想做的事,内心的郁闷偶有流露。

作者  | 2017-6-9 13:09:38 | 阅读(554) |评论(51) | 阅读全文>>

如寄

2016-11-21 9:44:47 阅读1229 评论45 212016/11 Nov21

入冬以来,在窗前停留的时间越来越久。

      重新安装的断桥铝窗户, 将一切喧嚣和冰冷隔离在咫尺之外。对于我这样一个骨子里有些拒绝社交的人来说,尤其喜欢这种带有距离感的观察者角色。在晴朗的冬晨,或者阴霾的午后,伫立窗前,眺望黄绿斑驳的秋叶,花朵嫣红的美人蕉,是令人愉悦的事。

      有时也在窗台上喝茶、看书。随意翻到那一页,随意读下去,仿佛街角遇到的老友, 也不过多寒暄,就能从任何一个话题开始,然后微笑道别。

大半年来,身心都一直格外漂泊。疲累是一定的,焦虑是一定的,最后生出的麻木,也是一定的。好在,无论何时,友情一直都在,尽管还从未得到真正默契的回应,但告诉自己说,别人已经尽力。这也是茫茫人海中,值得珍视的慰藉。

北京紧张的工作之后,跟年轻的同事云岗去红螺寺赏秋。山风清凉,比之城市,有一种北方罕见的湿润。山道蜿蜒,寺内的银杏一片明黄,衬着古寺的深色飞檐,望之令人精神大振。

云岗是个略略沉默的年轻人,初次接触,但并不感觉陌生。我们聊起渡边淳一的《失乐园》,谈婚姻中常有的疲惫感,也谈金刚经,以及其他一些宗教话题。聊得随意亦随性,并不做过多的评判。有些深度私密的话题,我们也并不忌讳。依然能深深感受人性中的一些幽暗和光明,却也知道,这些都是成长和修行中的必须。

在山道漫步,或者湖边闲坐,云岗默默为我拍照,贴心照顾我,感觉安心。庆幸自己在这样的工作岗位,这样已然波澜不惊的年纪,自己能敞开心扉,对方亦毫无保留。

是缘分,也是福报。

作者  | 2016-11-21 9:44:47 | 阅读(1229) |评论(45) | 阅读全文>>

新桂

2016-3-28 14:58:37 阅读1851 评论106 282016/03 Mar28

春日漫长的午后,忽然想起久未见面的新桂。

在微信里,我们约好在百利咖啡见面,“我请你吃饭哈。”我说。

        她比我晚到十分钟,轻轻告诉我,已经吃过晚饭了,只是过来陪我聊聊天。

”让你请我吃饭,不作兴的。“她向来不愿欠别人点什么,包括一顿饭。这一点,我知道的。

很久很久没见新桂了,一年,两年,三年?

她老了些,更胖了, 。身上穿的还是上次见面时的米色外套,显得人更臃肿了。

根根白发从耳后直愣愣地杀出来,看得人不免心惊。

我老老实实地吃着这里的印尼黄姜饭。新桂点了一杯咖啡,认真地问侍者,上面的拉花是怎么做的呀。

黑脸堂的印尼小伙有点尴尬,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没事没事,我就是有点奇怪,上面的拉花怎么做的呐。。”她用调羹把花纹调开,有点内疚地结束了提问。

窗外是夜色里的外白渡桥。灯火辉煌,车流如涌。 咖啡馆里很安静,除了两个昏昏欲睡的侍者,就是我跟她。

新桂是我的老同事,后来跳槽在私营公司里搞技术。日子平淡又安静。她是老同事圈里,难得一见的老式上海女人,规规矩矩,朴朴素素,连话都说不上几句。跟我们印象里的上海滩风情女人完全两回事。

新桂离婚后,单身多久了呢?我也忘了,大概有十几年了吧?

我们说着分别后的种种,老人的离世,孩子的成长,自身的烦恼。

“ 快更年了呢,怎么也瘦不下来。还一阵阵潮热。不过我相信顺其自然,都会慢慢好的。”

作者  | 2016-3-28 14:58:37 | 阅读(1851) |评论(106) | 阅读全文>>

日常

2016-3-18 13:56:06 阅读1464 评论97 182016/03 Mar18

安静而孤单,这是我的日常。

       日子愈发平淡。上班,散步,阅读,写字  ,有时会看个电影,打坐或瑜伽,买盆绿植,偶尔跟朋友聚谈。

办公室里,没人说话。大部分时候窝在高背椅里面写体系文件。一稿二稿三稿。刻板而无趣的表达方式,实则考验人对大局的全面理解。不偏颇,不情绪化,对女性而言,是一种纠正。

午休时刻,在渐浓的春意里散步,身体舒服时,也阔步疾走。樱花开了,桃花开了,鲜嫩的枝叶饱满的生命,心情悦动。

但并不期待旅行,在一切令人愉悦的生活方式里,纯粹的享乐带给我的正面影响越来越少。购物,美食,红酒,旅行,都是摄取,真正愉快的是创造。空下来,便写字,画画,烹饪,裁剪,只要是出自本心,总是心甘情愿。

给书桌缝台布,在新笔记本上,用钢笔写下此刻心情。给好朋友寄心爱的珍珠项链。给年老穷困的亲戚寄钱。在理发店跟小老板聊天,聊聊坚挺的房价。去看妈妈,每周一次。

做了柚子蜂蜜酱。细细的切丝,慢慢的剥肉,加糖,熬制。满满一罐,放在一个名叫等蜂来的瓶子里。颜色不如买来的明艳,微微的苦涩,但口感却真实。

床头书,是安妮宝贝(庆山)的若干,以及一本金刚经笔记,穴位经络的书籍。足够,旁人喜欢的,推荐的,未必是我心仪的。旁人追随的,即便之前我也喜欢,此时却也悄然告退。不是个凑热闹的人,另辟蹊径,才能有一份诚恳的心,对人对己。

去年加入的新部门,很多同事对我的个人生活不太了解。了解之后,又说,你不容易,一个人,这么多年带一个孩子。我笑。真的

作者  | 2016-3-18 13:56:06 | 阅读(1464) |评论(97) | 阅读全文>>

好城市 自带光芒

2016-2-26 9:16:29 阅读1192 评论65 262016/02 Feb26

初春的午间适合散步。

一个人漫步在西区的弄堂和马路,你可以闻闻梧桐和青草的香气,看看花店里新到的白色洋桔梗或者紫色风信子,也可以闲闲坐在狭小的街边店里,喝一杯细腻柔滑的丝袜奶茶。当然,最好的去处,是名人故居了。

这个城市一直是富有魔力的。常常一个拐角,或者一栋老屋,就可以牵扯出一段神秘幽深的海上旧事。那些年月,有一些让我们仰视的人曾经居住在这里。常德公寓的张爱玲,武康路上的巴金,江苏路上的傅雷,还有陕西路上的丰子恺。

在那些带着黑色落地钢窗的洋房或公寓里,居然曾经住过那么多独特高贵的灵魂,而我跟他们距离那么近,那么近。

常常因为喜欢一个人,一部作品而去探访他生活过的足迹,感受他的气息。大导演费穆的故居就在衡山坊。关于他的《小城之春》,评论界几乎众口一词的好评。一开始,我对此抱有怀疑,但看过之后,你就会被他深深迷住。一个发乎情又止乎礼的婚外情感故事,本来无甚特别之处。但是那婉约感伤的古城风情,那如水墨般耐人寻味的镜头,含蓄素朴的对话,演员几乎不着痕迹的表演,是传统中国美学的典范之作。这样的作品,难怪会被海外影评人封为十大中国名片之首。

春,在米黄浅褐基调的衡山坊里漫步,想想那时的费穆,就在弄堂里与梅兰芳、阮玲玉等海上名伶雅聚,就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。如今这里有星巴克,例外等大品牌入驻,但时光赋予的那份细腻沉着的肌理从未改变,那沉积在岁月深处的人文气息,历史文脉始终未断。

上海是一座阴柔感性又有巨大感染力的城市。在这个城市中的女性,不管她来自何方,最后总会被披上一层精致内敛的薄纱,比如郑念。喜欢看照片里老年的她,那份清贵和婉约让人实在过目难忘。

作者  | 2016-2-26 9:16:29 | 阅读(1192) |评论(65) | 阅读全文>>

女神小咪

2016-2-10 17:41:41 阅读938 评论40 102016/02 Feb10

在我见到小咪之前,我从来没见过传说中的女神。。。而且我一向认为,女神是媒体制造出来的一种虚无,谁扛得住天天24小时在一起还保持女神状态呢?  

        但是小咪出现了,作为一只小猫,一只并不受我待见的小动物,小咪竟然改变了我的价值观,奇迹啊。

话说小咪初到家里,也是透着浑身的紧张和防备。自打从85后小帅哥老林的怀里蹦下地,就倏忽一下不见踪影。害得我们到处使唤,不知道这个小可爱躲在哪个角落里了。一小时后,她才从两层窗帘的隔层里探出小脑袋,瞪圆了眼睛看着我。

渐渐的,她用小鼻子到处嗅嗅,熟悉地形之外,也开始慢慢靠近我们。

小咪有时自顾自玩猫玩具,左右互博把小熊扔到出橱子下,然后再不厌其烦的刁出来。有时她跳上茶桌,闻闻瓜子的味道,又淡然地走开。玩累了,她趴在电脑屏幕后面打盹。伸个懒腰的样子几乎瞬间萌化一家。

小咪成为全家的新宠,见到她,原来紧绷的脸部肌肉会瞬间放松,然后带着一种几乎献媚的声调叫她:“小咪-----”。不过小咪对自己的可爱并不自知,对别人的宠爱总是一副爱理不理。她继续自顾自娱乐自我,高兴了,她会允许你摸摸她光滑温热的脊背,不高兴了,她立马起身走开。倘若你再要惹她,她就会在你的手指上,轻轻咬一下,以示警告拉。

后来我才听说,尽管人类驯养了野猫几千年,但她却从未被彻底驯化,尽管表面她妩媚妖娆,其实远不如狗狗那么死心塌地的依赖主人,始终保持自己的独立性。

而这,也许就是她独有的魅力所在吧。

自小咪来家后,我们

作者  | 2016-2-10 17:41:41 | 阅读(938) |评论(40) | 阅读全文>>

在那轻如羽翼的笔触中----我读宋画

2016-2-3 11:18:00 阅读949 评论38 32016/02 Feb3

年少时,对西洋美术有一种天然的亲近。

懵懂年纪,翻阅了整套的西洋美术史,再细读丹纳的《艺术哲学》,被那些精美的雕塑,迷离的光影以及作品背后深深的人文情怀打动。记得第一次看到莫奈和德加以及透纳的印象派作品,真的是完全呆掉。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艺术,几乎唤醒了我记忆深处,所有最美好的生命影像?

而想起中国古典绘画,脑海里闪过的,无非是儿时教科书中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或者博物馆昏暗灯光下,貌似发霉的几张古画。在我的印象里,除了八大和郑板桥,几乎所有的古画都刻板而了无生趣。多看几眼,心情也随之变得灰暗了。哪里谈得上内心的感动,或者震撼?

再看当代的中国水墨,假如你不是家学渊源,深爱国学,那么你平日所接触到的中国画,大多一股甜俗之气。普通人家,客厅墙上即便有国画,也是富贵牡丹,亦或喜鹊闹春之类的,于是你觉得所谓国画就是这样的。这跟中国人的当代审美有什么关联呢,跟我的生活能产生多少共鸣呢。

于是,我与中国水墨渐行渐远。

也许,深刻体认传统艺术的高贵含蓄,需要一种缘分吧。

有幸结识一位耕耘画坛30载的海上名家。听他聊中国传统水墨,也大量观赏古画,从范宽,郭熙,夏圭,到董其昌,仇英。还有黄宾虹,张大千,齐白石、陆俨少,潘天寿等大家的作品。老师强调,要看就看最优秀的作品,千万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气格不高,技巧不精的作品那里。那样,只会败坏了自己的品味。

冬日的一天,在老师的画室里,见到了日本二玄社印刷的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,郭熙的《早春图》,立即被扑面而来的庞大幽深而内敛清雅的气息所征服。

作者  | 2016-2-3 11:18:00 | 阅读(949) |评论(38) | 阅读全文>>

滋味

2015-12-29 11:11:02 阅读1904 评论76 292015/12 Dec29

从古都西安返沪,一下飞机就闻到了江南特有的潮湿清冷气息,这样的日子,如果能静静围着旧时的煤饼炉子,烘一个喷香的红薯,喝点暖胃的红茶,那该是美事一桩了。

乡间的小屋还在,只是很久没有光顾。天还是冷冷的灰调子,但茶几上的兰草生机一派,一切静好。

炉子已经整修完毕,用铁钳一捅,炉火就红红得燃了起来,烤得人心头暖洋洋的,微微的醉。船木桌上,放着台州蜜桔和纸皮核桃,那只小巧的西施壶里,正暖着一壶朋友亲手炒制的私房茶。

动手做暖锅,菌类、蔬菜,少许虾干,还有焯过水的骨头,慢慢放在锅里炖。不急的,反正乡间的日子,就是这样日长夜长。剥着核桃,吃着蜜桔,听着94,7的音乐,沉醉地忘记了思考。

一年又倏忽而过。成长的一年,甘于平淡的一年。甚至刻意不想跟谁过生日,傍晚回家,只是静静一个人呆着,希望全世界都忘了我。人呐,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,某种程度甚至比不上一棵森林中的树。所以,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成为聚焦点呢?踏踏实实的做事,尽自己的能力照顾好身边的家人和同事,就是最大的幸运了。

这一年,聚会变得很少,读书也不多。反复看的都是别人所不屑的安妮宝贝的全集。无他,只是觉得她文字的气息跟我相同,心灵靠得很近。很多她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。再翻看她的童年回忆,家庭成员的关系,跟我也极其类似。我想这就是所谓缘分吧。

我不想追求什么高深,也无意博览群书,只是在书中寻找相似的灵魂取暖而已。

这一年,工作中收获满满。30多个新建文件夹,出台那么多制度,尝试那么多新的做法,是一种挑战。以后,还要保持自己的书生气,但更重要的任务是,学会解决问题,让难题在你这里到此为止。这才是公司信任你的依据。

作者  | 2015-12-29 11:11:02 | 阅读(1904) |评论(76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上海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近期心愿平淡天真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